您的位置: 山东群英会开奖 > 周刊 > 财经 > 理财

外资行布局加速 渣打尝鲜基金托管

出处:理财周刊 作者:记者 王晗 网编:尹文武 2018-06-20

2013年证监会、原银监会放开外资银行在华基金托管业务后,终于在实操层面迎来实质性进展。日前,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渣打中国”)正式申请《商业银行申请基金托管人资格核准》获得监管受理,成为首家试水基金托管人资格的外资银行。近两年监管部门对外资银行进驻国内市场释放了诸多政策红利,越来越多的外资机构涉足国内市场,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外资行在基金托管、基金代销领域根基尚浅,很难在白热化竞争中突围。

渣打尝鲜基金托管人

近两年金融全球化进程明显加速,其中,外资银行进入新兴市场国家是金融全球化的一项重要表现内容。北京商报记者根据证监会官网数据发现,渣打中国正在申请《商业银行申请基金托管人资格核准》,申请材料已于6月8日被受理。

事实上,监管机构对于商业银行申请基金托管牌照资质方面也有着诸多限制,监管要求申请基金托管资格的商业银行需满足最近3个年度年末净资产均不低于20亿元,资本充足率等风险控制指标符合规定;设有专门的基金托管部门,部门独立运营;基金托管部门拟任高级管理人员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的人员不低于该部门员工人数的1/2;拟从事基金清算、核算、投资监督、信息披露、内部稽核监控等业务的执业人员不少于8人,其中,核算、监督等核心业务岗位人员应当具备两年以上托管业务从业经验。截至目前,符合上述条件的各类托管机构共计42家,其中27家中资商业银行获得证监会颁发的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

对于外资行布局国内基金托管业务的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认为,一方面,国内基金近年发展较快,基金托管业务成为银行重要的中间业务,发展空间巨大,另一方面,资产托管业务不占用资本,能为公司带来稳定的资金沉淀。Wind数据显示,近几年基金托管费逐年攀升,2015-2017年间,公募基金托管费分别为140.3亿元、179.2亿元、186.8亿元。其中,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和中信银行的托管费居三甲,截至2017年年底,基金托管费用分别为22.66亿元、22.53亿元、14.67亿元。

代销业务遭遇水土不服

另一方面,托管人的代销能力也是基金公司选择的重要指标。截至目前已有近10家外资银行获得基金代销资格,包括大华银行、花旗银行、东亚银行等。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与中资银行追求代销的基金品种齐全不同的是,外资行代销产品数量显得较为寒酸,仅有部分基金公司的部分产品入选。

如目前花旗银行代销景顺长城、泰达宏利、富国、海富通等8家基金公司的40只基金产品,东亚银行在货币基金方面代销汇添富、华安基金、国投瑞银等6家基金公司的6只基金产品,非货基方面共代销137只基金产品,涉及南方基金、汇添富基金、广发基金等12家基金公司。

更有部分公司选择在业务开展初期与关联公司进行合作,如与星展银行达成合作的基金公司中就出现关联公司的身影,星展银行目前已与长盛基金、上投摩根基金进行合作,而星展银行正是长盛基金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3%。

“目前基金公司在选择托管行时,会看中托管行的渠道和销售能力,与基金销量相关联。外资行进入基金托管市场较晚,同时,外资行在网点、渠道等方面资源不及国内大行,所以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赵卿坦言。

“开展代销业务可以增加业务收入,也可以在选择过程中体现机构的专业性,进而增加客户黏性和带来新客户的增长。不过外资行在国内市场最大的问题还是网点有限、资源不足,还有政策和业务适应性也不足。”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如是说。

监管释放政策红利

证监会与原银监会早在2013年便联合发布《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管理办法》,允许符合审慎监管要求并具备一定资质条件的在华外资法人银行在获得基金托管资格上享受与中资银行同等权利。

2018年2月,中国银行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原银监会决定对《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进行修订。其中,取消了外资银行开办代客境外理财业务、代客境外理财托管业务、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被清算的外资金融机构提取生息资产四项业务的审批,实行报告制。赵卿认为,监管部门取消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审批,意味着对外资行申请开展基金托管业务有所放松,对外资行进驻国内市场也是重大利好。

“随着我国基金托管市场准入的逐渐放宽,市场结构的变化和市场竞争因素将不断增强,基金托管银行的市场行为也将不断改善,对市场绩效必然产生积极作用。外资托管行的引入有利于我们借鉴国外先进经验,优化市场机构、不断提高基金托管银行的管理水平和经营绩效,促进托管创新。作为公募基金,我们很期待托管市场国际化带来的新的理念和创新,相信这是可以促进行业共同进步的。”华南某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如是说。

尽管监管在引进外资机构方面作出了诸多努力,但是外资行基金托管、基金代销领域布局的脚步仍较为缓慢,对此廖鹤凯认为,主要是因为相关业务都已经是充分竞争市场,甚至有点过度竞争了,外资行根基尚浅,业务扩展和国内人才储备及人才稳定性都不够强,相关业务发展缓慢的情况估计还会持续较长时间,随着金融开放的逐步推进,或许有外资行结合自身特点开展的特色业务可以占据国内的一席之地。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晗

  • 2018“创客广东”珠海市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落幕 2018-12-06
  • 北京:孙中山生命的最后一站 2018-12-06
  • 走进大凉山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2-02
  • 新时代新涿州--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8-12-02
  • 劳动不是人的本质,对劳动成果即社会财富的占有才是人的本质。在私有制阶级社会中,劳动成果即社会财富被剥削阶级无偿占有,所以人的本质便表现为阶级本质,“每... 2018-10-22
  • 第五届西安(浐灞)金融高峰论坛举行 2018-10-22
  • 人民日报: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8-09-11
  • 端午节当天广州地铁延长1小时收车 2018-08-27
  • 吉雄镇开设电子阅览室和图书室 2018-08-27
  • 电视剧抱团出海 又有哪些作品走出了国门 2018-07-07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8-07-07
  • 994| 496| 515| 475| 619| 423| 614| 338| 600| 100| 47| 240| 354| 334| 830|